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变态奸杀
变态奸杀

变态奸杀

我想要出去走走,就这么简单,我还有我的随身听。像以往一样,当然啦,我这次走得稍微远了一点,穿过了意普斯兰提的市郊(Ypsilanti ,密歇根州一城市),都是因为我的室友开舞会。再说如果有什么东西使我深恶痛绝的话,那就是舞会。

  所以我独自走着,然后我看见远处街上,一个纤细的身影在慢跑。现在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而这条路又是那么偏僻(当我想一个人呆着的时候,我知道该去哪里),所以我没注意到这个微不足道的金发漂亮女孩,直到她几乎从我身边跑过去。一个高中生,我想。

  接着最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。我还没意识到是怎么回事,我的左臂猛然伸出,好像晾衣绳一样拦住了她。她撞进了我的臂弯里,然后跌倒了。这算是某种奇怪的本能吧,我猜。尽管“我”跟接下来发生的一切没有任何关系,这肯定不是出于我的意愿来伤害这漂亮的少女,但我不能否认潜意识里有一部分的我喜欢这样做:我低头看着她。她正要爬起身来,同时机警地打量着我。她穿着一件白色背心和蓝色短裤。她站起来,受到惊吓的女性双眼看着我,而我再次打了她。狠狠抽在她脸上。她发出一声疼痛的叫喊,再次倒了下去,这一次面朝下。

  我跨过她身体,然后坐在她屁股上。隔着层层衣服,我可以感觉到她年轻的细嫩皮肤。她开始乱踢和喊叫,两手拍打着地面。

  “下去!从我身上下去!”她几乎在尖叫。

  我把她的脸按在地上,然后靠到她的耳边。

  “现在搞明白这一点,小屄,”我说,“我将会狠狠地伤害你。而你可以尽情地喊叫。请吧,不用客气。然后,我就会弄死你这小屁股,你再也看不到你爱的人了,小骚货。”

  我一边笑着一边告诉她这一切。她开始哭。我站起来,抓着她的长头发,把她拖进了林子里。她的双手钳住我的手,试图挣脱开来,试图摆脱她头皮上的拉扯,但这没有用。我还没打算放她走。

  等我拖她进入林子的深处,我把她猛地甩向一颗树。她发出的痛呼几乎搾干了她肺里的空气。我一手依然按着她的头,另一只手攥起拳头开始揍她。几拳打在她裸露的小腹上,外加下巴上一记猛击。整个过程中,她试图用两手来抵挡我的攻击,用腿踢我。可是她还年轻,而且弱小。

  我不停地揍她,直到她软倒在我的怀中。没有失去意识,但不再挣扎了。她的脸,肚子,还有上臂因为我的击打而淤肿。泪水从她肿起眼中滚出来。我放开她,看着她滑到地上。她蜷缩在那里,发出微弱的疼痛呻吟。

  天色暗了,所以我开始急匆匆地扒光她的衣服。我扯碎了她单薄的背心,丢到一边。把她翻过身来,我强迫她分开两腿,一手握着她纤细的双腕,同时另一只手除去她白色的胸罩。她未成年的稚嫩乳房弹了出来,它们也就从她胸脯上凸起来那么一点。我用我闲着的那只手揉拧她的乳头。她又发出了一声呻吟。

  “喜欢这样,嗯,骚货?”我问到。她动了动她破碎的嘴唇,但没发出声音。

  拎起瘦弱的女孩,我把她一头到一根横卧的原木上,让她的屁股撅在半空。我粗暴地除去她的短裤和内裤,还有她的鞋袜,这样她就完完全全地赤身裸体了。她的臀部和双腿既苗条又光滑。我的手掌滑过她的臀瓣,然后狠狠地一抽。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,然后又试图扭动身躯,看来她又产生了一些反抗情绪。我在她后脑上猛击一捶,她闷哼一声,趴在原木上又呻吟起来。

  我一边脱裤子,一边说道:“这样才是乖女孩。乖乖地准备好挨插。我该先玩哪里呢,嗯?”我从林间的地上拾起一根一尺来长的粗木枝。“哦,我知道了。先玩你的屁眼怎么样?小屄留到后面,我打赌你还是个处女,不是吗?”

  女孩没有回答。我也没指望她回答,这是句反问句。

  现在我脱掉了裤子,来到她身后,用两脚分开她的双腿,我的阴茎垂在她的胯部之上,随着勃起将将触碰到她的阴部。用一只手,我分开她的阴唇。她的阴道美妙而紧凑。大概是因为我在触摸她的私处,女孩又蠕动起来,所以我不得不用一只手按住她。用另外一只手,我把那根粗大的枯木枝抵在她的屁眼上比划。

  “你会喜欢这个的。”我窃笑道。

  前后旋转着粗枝,我开始用力往她的肛门中推进。小块的树皮剥落下来,刺入她屁眼内的嫩肉中。女孩猛地扬起头,并且嘶喊起来。很好。这就是我一直想要听她发出的声音。这声音让我胯下的标枪弹得笔直。为了让这悦耳的独唱更加响亮,我开始将那粗枝来回插入抽出她的小屁股,搅动出更多的疼痛。她甩动着脑袋,哭叫着乞求我请下来。傻姑娘,我当然不可能停下来。

  随着我将这木棍捣进捣出,带出些许鲜血,我的目光扫上了她臀部和后背的曲线。这些部位,我想,也需要一些关照。所以,我一面继续用那根树枝捅她,一面抓起地上的裤子,抽出细皮条编结的腰带,手臂往后一扬,一皮带抽在她右边的屁股蛋上。“啪”的一声,留下了一道鲜红的印迹。这带给那少女一轮新的哀号。我再一次扬手。“啪”左边屁股也来一下。“啪啪啪”打在她的后背和腿上,这次她发出像猫咪一样的哀诉,她纤细的身躯因为疼痛而显得苍白,悦人地前后抽动着。我加快了我的节奏,粗枝和皮鞭一道。她的尖叫从没停止过,但是在将近十分钟的这种折磨之下,变得嘶哑起来。

  当我的手臂感到疲倦时,我停止用皮带鞭打她。她在哭泣,发出微弱的呻吟声。我的长枪是如此之硬,在这即将褪去的最后一丝阳光之下,我得肏她了。

  我从她的肛门中抽出粗枝,看着她的屁眼重新合拢。女孩喘息得很厉害。她一定像我一样,十分享受刚才的活动。(窃笑)贴上她的后背,鲜明的红肿和青紫瘀痕遍布她被黑影笼罩的身体。我把我的龟头对准她小小阴户的入口。它感觉起来是如此的温暖。我两手探向她的身下,满满地抓住两团奶子肉。这么做并不容易,因为她的奶子并不大,不过我用点力气往两边一捋,还是捞了满手的嫩肉。

  “呃”我亲爱的高中小女生叫唤着,被虐待得太厉害,发出的动静都不像人声了。

  攥着她的奶头,我狠狠地捣进她的小屄中。尽管如此用力,她的狭窄的阴道还是慢慢才被我挤开的。随着我的深入,她开始发出这种尖锐的,好像兔子似的噪音。然后我就开始肏她,又快又狠,把她的里子都肏翻出来。我坚硬的鸡巴深深地扎进她的阴户,她的惨叫和抽搐让我更加兴奋。腔壁撕裂,好让我的鸡巴在她的身体里开出一条道路。鲜血开始自鸡巴的四周渗出来。抽,捣,抽,捣,她细小的身体随着我狂暴的肏弄而颤抖。我的双手把她的奶子捏得更紧,又扯又拧直到她的极限,甚至再过分一点。我感到血肉在我的手中撕开。我的凌辱是如此的残暴,当我从她的下体抽出时,她阴户四周的皮肤上都有瘀伤。

  但是我快射了,所以我跨过她的身子,一手抓起她的脑袋。“含着!”我吼道,强行把我沾满血迹的鸡巴送进她的小嘴中。她又噎又呛,但是我把鸡巴直顶到底,而且顶在那儿不动。她一边含着我的鸡巴一边哽噎,这让我来的更快。

  高潮的时候,我在她喉咙里爆炸了。我射了几乎半分钟,给她灌了满满一肚子的热精液。她刻满疼痛的面孔因为口中精液和鲜血的味道而厌恶地扭曲着。当我最后把逐渐萎缩的鸡巴抽出来时,她趴在林间的土地上呕吐了。

  “肮脏的骚货。”我厌恶地说道。

  我一直站在她面前,直到她抬起头来哀求的看着我。而当她这么做时,我尿在了她身上。黄颜色的尿流铺盖在她的脸上,头发上,冲进她的鼻孔,耳朵和口中。她又吐了。

  等我完事了,我满足地吐了一口气,轻轻靠在近处的一棵树上,点起一根烟,抽了起来。时间肯定是过去了很久,当我那饱受折磨和凌虐的女孩从原木后爬起来试图逃命的时候,天已经很黑了。我非常平静地抽出我的 .22口径手枪(晚上还是要小心一点,周围很多变态出没)打了她一枪。子弹擦过她的肩膀。她倒地,没力气再爬起来。我站直了,提起裤子,走上前又打了她三枪:另一个肩膀一枪,然后两腿各一枪。这样,她永远也爬不回有人烟的地方去,而且会经历一个既痛苦又漫长的死亡过程。

  我沿着来时的路走出了林子,确定她绝对不会爬回这条路附近,然后我就回家了。等到别人发现她的时候,已经没有任何能够指认我的东西了。就一具蛆吃剩下的尸首。大自然的清理方式,可以这么说。

  【完】